首页 汽车文章正文

一辆引发世界大战的事故车,此后拥有它的人非死即伤。

汽车 2022年09月22日 20:23 22 网友投稿

凡是购买二手车的人,都怕买到事故车,尤其对出过人命的事故车更是避之不及。但历史上有一辆事故车虽然频频发生重大事故,拥有它的人也是非死即伤,但始终有人或出于爱慕虚荣、或贪图便宜,对其是趋之若鹜。这车就是有世界第一“凶车”之称的斐迪南大公座驾。

一辆引发世界大战的事故车,此后拥有它的人非死即伤。

斐迪南大公座驾

我们都知道,第一世界大战的导火索就是斐迪南大公夫妇在萨拉热窝被刺杀,大公夫妇被杀的时候坐的就是这辆红色敞篷车。当时汽车作为身份的象征,备受欧洲各国皇室和贵族的追捧。作为奥匈帝国的皇储,费迪南大公的私人座驾自然是要最顶级、最豪华的、最显眼的。因此,有奥地利的“劳斯莱斯”之称的格拉夫·施蒂夫特汽车公司,为他量身定制了一辆四门六座的血红色敞篷轿车。

斐迪南大公对这车很满意,坐着它带着老婆在萨拉热窝招摇过市。这车太过显眼,负责皇储保卫工作官员劝他低调一点,换一辆车。大公这次带着老婆来萨拉热窝,原本就是为了风光一把的,自然不会同意。这人太招摇,又不听劝,是早晚要出事的。

斐迪南大公夫妇

1914年6月28日,斐迪南大公参加完演习之后,乘车回到市区。路上便遭到了炸弹袭击,不过这次袭击很失败,投向大公座驾的炸弹被敞篷弹飞,大公夫妇没啥事。见自己的爱车能避弹,大公有恃无恐,命令司机继续行驶。可走着走着奇怪的事情就开始接连发生,先是司机莫名其妙的走错了路,随后车子突然出现的故障,抛了锚。车子坏的时间和地点可谓是恰到好处,刚好停在另一个刺客的身边。刺客见大公不但亲自送上门来,还把车给停好,立刻开枪射击,大公夫妇当场毙命。这就是著名的“萨拉热窝事件”,不久一战爆发。

萨拉热窝事件

皇储被刺杀,奥匈帝国皇室认为这辆车是不祥之物,准备将其束之高阁。这时,有位贵族被此车惊艳到了,通过关系将车搞到了手。自己拥有了前皇储的爱车,不在朋友面前显摆一番有点儿说不过去。一天,贵族约了好友乘车兜风,在兜风的路上出了车祸,车祸的结果很离奇,贵族与好友当场死亡,而车却没有丝毫损伤。

一战爆发之后,奥匈帝国的常胜将军,第五师师长布狄洛克将军成为了此车的新主人。被称之为“幸运之神”的布狄洛克自从开上这辆车之后,就变成了倒霉鬼,他先是在战场上昏招迭出,指挥失当,导致奥匈军队在一场关键战役中惨败,随即他被追责开除军职。革职后, 这位曾经风光无限的将军精神失常,穷困潦倒,没几年就死在了收容所里。

近水楼台先得月,就在布狄洛克被革职不久,他手下的一个上尉将老领导的这辆车接手。这车连皇储和将军都镇不住,一个上尉就更别想驾驭了。就在车子到手的第九天,上尉乘车外出,为了体验一把顶级豪车的优越性能,他加大油门一路狂飙;结果转弯时将路边的两个农夫撞死,自己也被甩出车子老远,头部触树身亡。

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,这辆连克4位主人,身背7条人命的“凶车”销声匿迹。一战结束后,南斯拉夫总督不信邪,不知从哪里将车找到。他认为此车之前出的所有事故都是硬件故障造成的,跟“凶车”之说没有关系。因此,他将车大修一番,作为了自己的专车。这车不修出事,修了更出事。总督成为它第五主人之后,人是厄运连连,车是事故不断。终于在第四次事故中总督搭上了自己的右臂,成为了残疾。

这么一来“凶车”之说算是彻底坐实了,“死亡之车”、“被诅咒的汽车”的名头也接踵而至。不信邪的总督在血淋淋的事实面前认怂,为了不让此车再害人,他决定将其销毁。

就在这时,又一个不信邪的人出现了,买下了这辆“凶车”。这人叫萨尔斯,是名医生。医生坚信科学,对鬼神诅咒之说嗤之以鼻,视为无稽之谈。萨尔斯医生成为此车的第六位主人后,竟然安然无事的行驶了半年之久。就当人们正准备为此车平反时,萨尔斯和车都神秘的消失了。一个星期之后,警察在一处低洼找到了车子,车子四轮朝天翻在那里,车下面压着长满蛆虫的萨尔斯医生的尸体。

此后,这部车转卖给了一个珠宝商,一个月之后珠宝商离奇自杀。车子再次易主,又回到了一名医生手里。这次的主人是位医术高超的名医,找他看病的人络绎不绝。名医同样不信邪,可他不信,他的病人们却深信不疑。因为怕沾上“凶车”的晦气,病人们纷纷离他而去,另寻良医。眼看为了这辆“凶车”,自己将面临失业的危险,名医只得低价将其出售。

一位瑞士的赛车手仗着艺高人胆大,将车买到手,准备改装一番后参加比赛。“凶车”真是不负众望,赛车手第一次驾驶它参加比赛就出了事故,赛车手也在事故中身亡。

“凶车”一次次恐怖夺命的事故并没有惊醒那些贪图便宜的人,因为车的价格一降再降,萨尔茨堡附近的一个农场主,心存侥幸的买下了它。车买回家,农场主却始终不敢开,可总是看着心里痒痒。为了过把瘾,农场主别出心裁的将其套在马上拉着。谁知车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下突然发动,将正在套马的农场主撞死。

此车最后的主人是个修车厂的老板,他以买零件的价格,买下了整车。老板认为“凶车”屡次出现事故,是车身颜色不吉利。他下大功夫将车的颜色改为了蓝色。改好之后,他带着5位好友参加一场婚礼,在去婚礼的路上车照旧出了事,同车的6人中4人死亡,2人重伤。

如此一来,这“凶车”彻底无人问津了。但鉴于它的历史价值和意义,维也纳的一家博物馆将其收藏。可没想到的是,此车太过邪乎,连博物馆也被它连累。二战爆发之后,盟军的飞机轰炸了该博物馆,“凶车”也与博物馆一同化为了废墟。

车虽然不在了,但有关它的谜团和传说却层出不穷。有人就提出,此车的车牌与一战结束的日子惊人的吻合。一战是于1918年11月11日正式结束的,而斐迪南大公的车牌号是A III 118。A是字母表的第一个字母,罗马数字1是I,然后已经有现有的III和数字118,因此,数字可以写成I III 118或11.11.18,也就是1918年11月11日。

当然,这是巧合还是牵强附会,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了。

发表评论

即时资讯 备案号:鄂ICP备2021014476号-3